立即注册 登录
华人时空网 返回首页

未来社的个人空间 http://www.oscclub.com/?7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老几:从巴门尼德的存在观点看鲁迅 (旧文)

热度 3已有 56 次阅读2017-9-12 10:55 |个人分类:哲学|系统分类:哲学国学


从巴门尼德的存在观点看鲁迅

老几


用巴门尼德的观点评论鲁迅,先得了解巴门尼德的哲学方法。


围绕巴门尼德的哲学循环


西方真正意义上的思辨哲学,是由巴门尼德提出来的。是巴门尼德首先提出的“存在”。巴门尼德的“存在”,今天说就是“概念”,我们中国先祖称之为“名”。


有哲学家称,西方哲学史就是一部对帕拉图的理念哲学的诠释史。其实帕拉图的“形式”理念来源于巴门尼德“存在”的概念。而“ 理念”作为一种绝对意识原则,在黑格尔那里演化为“绝对精神”。至此,巴门尼德的理念哲学大厦得以完整构建,西方的思辨哲学循环往复达到了一个顶点。 (请注意,我们这样说,很可能因为看到的巴门尼德只是个残篇。罗素在评论巴门尼德时,也不敢加以妄断。)以后的西方哲学的衰落也就是自然而然的。这就是为什么海德格尔转从中国的老子那里汲取营养。这从热力学第二定律很容易理解,任何一个封闭系统可用能一定是减小的。文化封闭一定导致死亡。


巴门尼德哲学的认识论


巴门尼德认为真理有三条道路:

第一,被探求的东西存在,它不可能不存在。这是一条完满不变的道路,因为它遵循真理。

第二,被探求的东西不存在,它不可能存在,这是一条被人的感官和经验所支配的道路。“走这条路,我告诉你,是什么都学不到的”。

第三,被探求的东西即存在又不存在。这条路明显是自相矛盾的,是一条容易使人迷惑的道路。

巴门尼德这第三条即存在又不存在的路,相当于太极图描述的情景(附波尔的哥本哈根徽章)。只有到了量子力学发现了不死不活的谢定谔猫,我们才知道这位先哲所说的是什么。而量子即使波有是离子的现象到现在也没有人明白,这难道不是一条容易使人迷惑的道路?



巴门尼德的第一条路,翻译一下就是理念之路,只有理念才是完满的存在。套用黑格尔的话说:“凡是合乎理念的,就是必然的(不可能不存在)。”比如自由的理念,这是人类理性的必然要求,所以说它遵循真理。再比如上帝,因为它是个真善美的概念,所以它一定是真理。


巴门尼德的第二条路,是受感官和经验所迷惑的道路,是“意见之路”,是“什么都学不到的”路。而不幸的是,这条路走的人最多,还经常有人称这样的人为“老师”。请问每个人都有个意见,“意见”你学得完吗?


从巴门尼德哲学来认识鲁迅


在巴门尼德看来,现实中的个人是个非存在,因为人是会变的。比如一定条件下行善的好人,换一个环境可能会作恶。况且恩怨纠纷,好恶美善是因人而异的,讨论这些不确定的非存在,只能产生“意见”,是没有意义的。


所以有益的讨论,只能是讨论关于鲁迅确定不变的“存在”,也就是鲁迅的著作。广义的说,这种讨论才是通向“真理”之路。


那么鲁迅这个“存在”有什么“概念”?比如鲁迅的“人血馒头”扩展开来说,就是概念,因为他挖出了人这个物体背后麻木不仁的存在。这就是真理,与实际中的个人尖酸刻薄无关。斯宾诺莎认为直观的知识最可靠。鲁迅的“人血馒头”就是直观的知识。


真理往往需要尖刻激烈的语言。这就是要“直面惨淡的人生”。这里“为人”和“为礼”不能够两全的矛盾,孔夫子早就指出来了:“子曰:能以礼让为国乎,何有?不能以礼让为国乎,如礼何?”


又比如对治国者,不看其业绩,罚之于私德,其结果必然遍地是“道德”庸才。这才是本末倒置。


鲁迅的杂文里“意见”也很多,比如他迁怒于儒家特别是孔夫子的荒谬之词甚多,一目了然。但是瑕不掩瑜,在六四的人血馒头还在滴血的时候,我无法否定鲁迅。况且西方文艺复兴对上帝也有个否定再否定的过程。


这个世界上分裂人格很多,评论思想要从思想本身来看,评论政治人物要看政绩,“思不出其位”,否则就成了比人品。这就是道德的误用。中国自古以来,本来是道德文化,因为滥用道德,结果逆反,造成了全民族整体失德。


浏览(1395)(6)评论(13)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老几留言时间:2015-09-02 05:24:05
huixiang:跟你的体会不同。我偏科:——)老子黑格尔一遍就明白了,对庄子领悟奇差,孟子我不太喜欢。不怕你笑话,懒人写了三次歧路亡羊我都没看懂,想了半天才明白。

老子黑格尔为啥一遍就明白了?兔子教的:-)为了跟兔子打架。

你对庄子的这些解释使我明白了庄子说话的方式,我想下面再看就不应该太难了。 

这里没有宾主,一视同如,本来是专门用来辩论的,好像拳击赛,如果客气就失去意义了。当然基本的规则是要的。红卫兵嘎子童靴就被关过禁闭:-)
刚才登陆不了。我这边很晚了,回头再聊。
回复 | 0
作者:huixiang1留言时间:2015-09-01 21:00:10
@老几和远方,你们太客气了,我不是正规军,只是野狐禅一类的,不要被唬住了。将我的意见视为有问题的,将其解决,幸甚。

这个题目我以前遇到过。一般来说,中国人对古希腊人很客气,对老庄孔孟则不然——毕竟是自己人。因为期盼中西融合,老几言及此处,我就忍不住喧宾夺主(老几见谅),在希腊的门上踢一脚,以示不见外。这是野狐禅的好处,正规军未必肯这样家怀。

野狐禅的另一好处,就是不落(陷落,困在)因果,也就没有蜉蝣之暮所讲的功利性。野狐不好的地方就是野,无为无不为,没有善恶的标准,儒家对老子的攻击主要是因为这个,就像朱熹讲的,如果老子放出“大无状”,谁还能制止他?

但是野狐禅一转,变成“不昧(昏暗不明)因果”,就没有这个问题了。《老子》本来就不昧因果,但一旦与《庄子》结合起来,就明显了。这就形成了不是那么混乱的第三条路,而是由第一和第二结合起来的第三条路。这条路只有少数人才走通了,老子说的人不知,莫能行,既是抱怨,也是实话。未走通的人,每个人走的都不一样,通了却是一样的,不会错认。庄子和孔孟都走通了,所以看他们的书,才会对老子的道有所领悟。类似地,自由意志也不是生理性的,人人都该有的,只能在有自由意志的那些伟大人性上才能考察,马斯洛讲了一些这方面的东西。

老几,同意你对胡适的看法。关于庄子,大概要让你失望了,《庄子》牵涉甚广,我读《庄子》从感觉陌生到熟悉到陌生,循环若干遍,似乎仍然不尽,随感还可以说说,单独成篇还不行。

看了一下远方的荒诞论介绍。有一点感想在“何谓认识世界的全体”。人的自由意志使人能够脱离外物的役使。彻底自由意志的人,彻底地脱离了外物的役使。显然人的存在不可能有一个对每个人都一样的公共的意义,因为这种工具性目的性的限制,就使人不可能具有绝对自由的意志。庄子与惠施的一段对话中,庄子曰:“夫地非不广且大也,人之所用容足耳。然则厕足而垫之(除了立足的地方都挖空),致黄泉,人尚有用乎?”惠子曰:“无用。”庄子曰:“然则无用之为用也亦明矣。”有了这个自由意志的人,总要有所用。对别人有意义的用就又脱不开外物。但对这个人自己来说,自己之用可以不对别人产生意义,如帝力何有于我哉。这样的人似乎已经掌握了世界的全体。他在任何一个局域的地方,都没有好的或坏的意义,因此只能是庖丁解牛中,刀有刃而不割一样的生存。



回复 | 0
作者:老几留言时间:2015-09-01 06:21:34
远方博久违了。
谢谢夸奖。
huixiang和中军一出手,我这土八路的样子就暴露了:-)。

你转的荒诞论,我看了,没懂,所以没有评论。不过从你的评论看,我认为你跟安博一样,其实骨子里还是儒家:-)。

中国文化这个题目太大。缩小一点说,我是这样看的,毛时代是第一条,有理念没有人(现学现卖:-));邓时代是第二条路,摸石头过河,跟着感觉走。现在是第三条路,一面社会主义,一面资本主义,谁也不知是什么主义:-)。
回复 | 0
作者:老几留言时间:2015-09-01 06:00:51
承蒙huixiang夸奖。遗憾的是这里面没有多少是我自己悟出来的,大多都是从人家那里学来的,肤浅得很。倒是你这三条,特别是对第二条的补充,让我理解更透彻了些。
说起来贯通中西,蜉蝣从另外角度有篇很不错的解释。我回头转贴过来,希望看到你的评判。
你对鲁迅及其同类对中国传统文化的评论是入木三分。我完全同意。

鲁迅的“意见”是政治化的的产物,不一定是其本意。强奸民意是专制体系的专利,鲁迅也避免不了这种命运。考虑到鲁迅所处的年代,如果思其不出一个批评家之位的话,就凭他不对专制制度献媚的这一点,我认为就不能轻易否定。他和胡适算是这第三条路的半边吧。何况我觉得鲁迅比胡适更胜任。在我看来胡适一生,做什么都是半吊子,盛名之下,其实难符。
不说这些“小”人物了,有空请你多讲讲庄子。
回复 | 0
作者:老几留言时间:2015-09-01 05:06:53
不知是不是杀机毛的影响,几次断网。

老度提供了一个很有益的历史视角:即历史的特色是由帝王将相才子佳人创造的。比如艺术文化宗教信仰甚至哲学科学等等。
同时各个国家,各个民族,都有“工农兵”。他们的生活要求是“柴米油盐”,这又是历史的共性。
如此说,历史是由“英雄“和“人民”共同创造的,是不是更好?
回复 | 0
作者:老几留言时间:2015-08-31 05:46:19
拙师啊,我知道你肯定忍不住要推销饭粒。只要吃饭粒,就是有悟性有理解力,对不对?我这游击队出身,打个突袭什么的勉强可以,根本没指望跟中军那样的正规军匹敌。

嘎子政治学博士读没读出来不知道,只听说万维出了个嘎泽东:-)

给兔子个机会,如果你能正确地解释一篇论语或老子,我就帮你把饭粒煮熟怎样?
回复 | 0
作者:老几留言时间:2015-08-31 02:04:44
谢谢hare小提醒,应该是“薛定谔猫”。我拼音没学好,加上键盘没敲对,有几处错误,回头改正。

[理论联系实际,不论对错,都值得赞赏。我尤其喜欢对巴的概括!]
请认真对待真理,不要仅拍马屁:-)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留言时间:2015-08-30 23:54:51
老几博这篇真棒,一贯的睿智,huixiang1博的评论让我感到huixiang1博是大拿级别。

我信仰荒诞论,实在是第三条路的一个分支。在我看来,中国文化没怎么经历过第一条和第二条路,一直是以第三条路为主,主要是还是吃饱穿暖的不能保障。其实跟没经历过资本主义就搞社会主义乃至共产主义道理是一样的。

西方走过第一条和第二条路,其中必然会分解出对第三条路的迷惑和敬仰,而我认为第三条路似乎不是路,因而相信荒诞论。谢谢!
回复 | 0
作者:huixiang1留言时间:2015-08-30 12:49:20
@老几,力作呀!

但是鲁迅当不起这样的牛刀。如果没有中共的大力宣传,鲁迅实在不能算个人物。他只是对中国传统文化不能理解之徒中的一个。他抨击中国文化所用的方法在历史上屡见不鲜,即先庸俗化,再攻击庸俗化之后的东西。现在人攻击中国传统文化用这一方法与取我上驷,与彼下驷比的伎俩互用。看起来热闹,实际上隔靴搔痒而已。

一个人在这个世界上,只能选择一条路,这条路是实际的路,是三条路的折中。没有第一条,就容易犯失去方向的错误,射到哪里,就以那里为靶心;没有第二,就容易犯无主观,随机行走一类的错误。只有第三条路,才“有人”能行之而成。古希腊的原子论,大体上是第二条,缺乏整体。柏拉图的理型证明和神的本体论证明是第一条,缺乏“人”。中国学术的老庄内核,就是这第三条,所以有“彼出于是(此)(第二条),是(此)亦因彼(第一条)”(《齐物论》)。西方文化对第三条路的理解只是在近代才开始萌芽。中国学术因此能够容纳西方学术,反之则不然。由此出发,印度的因明学,也可被中国文化所涵纳。

你深挖希腊之根,对融合中西文化会有很大作用。我读柏拉图,没能够也没有注意到巴门尼德的这一段——没有准备而视而不见,所以受益不小。希望看到你的更新的进展。


回复 | 0
作者:老度留言时间:2015-08-30 07:25:25
不错,文学家要看作品,政治家要看政绩。
而且历史是由帝王将相,才子佳人组成的,至少历史的特色是由他们组成的,要说历史是工农兵组成的,那么各个国家,各个民族,谁能没有工农兵呢? 那么一来,全世界的历史都变成一样的了,也就在事实上否定了人类的全部历史。
回复 | 0
作者:hare留言时间:2015-08-30 06:04:56
老几啊,忍不住再说几句。

哲学的”core",在本体论,而且是“hardest" part。你对其的理解力,甚至超过中军了,直追”拙师“。希望你是第一个理解范例核心的人(至今我还未发现除我外谁懂我的意思 - 都三年多了)。嘎子可能政治学博士快读出来了。
回复 | 0
作者:hare留言时间:2015-08-30 05:41:47
理论联系实际,不论对错,都值得赞赏。我尤其喜欢对巴的概括!

(小提醒:谢定谔猫一般译为“薛定谔猫”)

way to go!
回复 | 0
作者:老几留言时间:2015-08-30 04:59:24
看到网上关于鲁迅的争论,觉得很有意义。特以巴门尼德的哲学观点评论一下看待鲁迅的方法。借此也支持一下安博重开未来社。
2

鲜花
1

握手

路过

雷人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3 人)

收藏 邀请 举报

评论 (0 个评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