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华人时空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华人时空网 首页/新闻 综合新闻 查看内容

“鲁荣渔2682号重大谋杀案”追踪:6失踪者至少4人已经法院宣告死亡 ...

2018-2-11 01:41| 查看: 14| 评论: 0|来自: 澎拜新闻


2月8日,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独家报道最高法已于2017年3月23日核准“鲁荣渔2682号渔船惨案”被告人刘贵夺、姜晓龙、刘成建、黄金波、李承权死刑。

  这起令人震惊的血案也被称为“太平洋大逃杀案”。经法院审理查明,被告人刘贵夺组织、指挥姜晓龙等人先后杀害16名船员,并致6人失踪。

  澎湃新闻搜索发现,中国裁判文书网已公布该案4名失踪人员经法院宣告死亡的判决书。法院认为,根据《民事诉讼法》相关规定,法院按法定程序发出寻人公告,该4人经法定公告期满三个月仍然下落不明,符合宣告死亡的法定条件。

  多名失踪者经法院宣告死亡

  据公开报道,2010年12月27日,按海上习俗放了一挂鞭炮祈求满载而归后,鲁荣渔2682号渔船载着33名船员,从山东荣成石岛港出海,驶往东南太平洋公海(秘鲁外海)进行捕鱿作业。2011年8月12日,原本作业期为2年的鲁荣渔2682号被渔政拖回石岛港。此时, 这艘渔船不但船舱受损,动力丧失,令人惊讶的是,原本一起出海的33人只剩下11人。

  后经警方调查及法院审理,这起震惊全国的案件面目渐次清晰:威海中院一审查明,2011年6月17日至7月25日,鲁荣渔2682号渔船在智利附近海域作业期间,以刘贵夺为首的部分船员因不满工资待遇和工作环境,经事先预谋,由刘贵夺指挥,其他人分工配合,劫船返航回国。途中,因内部争斗等原因,刘贵夺组织、指挥姜晓龙等人先后杀害16名船员,并致6人失踪。

  2月8日,中国裁判文书网公布该案死刑复核刑事裁定书:最高人民法院于2017年3月23日核准该案被告人刘贵夺、姜晓龙、刘成建、黄金波、李承权死刑。

  这起血案中的6名失踪者是否已经找到?澎湃新闻搜索发现,中国裁判文书网已公布该案4名失踪船员经法院宣告死亡的判决书。

  2014年2月27日,青岛海事法院作出两份判决,宣告马玉超、邱荣华死亡。法院确认,2011年7月中旬,鲁荣渔2682号渔船被劫持航行至夏威夷以西海域,船员马玉超落水失踪,搜救未果,经有关机关证明该公民已无生还可能;2011年7月24日,鲁荣渔2682号渔船被劫持航行至日本以东1000余海里的西北太平洋海域,船员邱荣华落水失踪,搜救未果,经有关机关证明该公民已无生还可能。

  2014年8月7日,青岛海事法院再作出两份判决,宣告单国喜、丁玉民死亡。法院确认,荣成市公安局出具证明,2011年7月24日、25日,鲁荣渔2682号渔船被劫持至日本以东1000余海里的西北太平洋海域,单国喜、丁玉民落海失踪,经搜救无果,认定两人已无生还可能。

  上述判决书显示,根据《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八十五条第一款的规定,法院按法定程序发出寻人公告,经法定公告期满三个月,仍然下落不明,符合宣告死亡的法定条件。

  两受害者家属起诉公司索赔被驳回

  新华社曾报道称,2013年7月19日,山东威海中院对该案11名被告人作出一审宣判。考虑到刘贵夺等11名被告人无赔偿能力、部分失踪人员死亡后果不确定等实际情况,经威海中院及当地党委、政府积极协调,渔船所属公司与绝大部分被害人亲属达成和解,并已垫付赔偿款共计530万余元。对其他被害人亲属的经济损失按照正常法律程序予以解决。

  中国裁判文书网公布的两份辽宁高院的民事裁定书显示,渔船所属的荣成市鑫发水产食品有限公司曾被该案中两名遇害者的家属告上法庭。

  家属们诉称,两遇害者与鑫发水产公司之间系劳务合同关系,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一条的规定,“雇佣关系以外的第三人造成雇员人身损害的,赔偿权利人可以请求第三人承担赔偿责任,也可以请求雇主承担赔偿责任。”因此,荣成市鑫发水产食品有限公司应承担雇主赔偿责任。

  法院审理认为,根据荣成市人保局做出的工伤认定,两遇害者所受伤害系因工死亡,应认定双方当事人之间系船员劳动合同关系。我国《工伤保险条例》相关规定,职工因工死亡的,其近亲属应获得的工伤保险待遇应从工伤保险基金领取,工伤职工或者其近亲属对经办机构核定的工伤保险待遇有异议的,可依法申请行政复议,也可以向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予以解决。

  法院称,遇害者家属如对荣成市人保局工伤认定不服,应提起行政复议程序或向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予以解决;如对此无异议应向工伤保险经办机构申请办理工伤保险待遇,在未经上述程序处理之前,本案尚不具备进入民事诉讼的条件。

  据此,法院驳回了遇害者家属们的起诉。



案件回顾


“鲁荣渔2682号”隶属于山东荣成市鑫发水产公司,属大洋鱿钓船,船长三四十米,主机功率为330千瓦,2010年12月,渔船载33名船员出海,前往秘鲁、智利海域钓鱿。其间渔船失去踪迹。出海8个月后,被中国渔政船拖带回港时,船上只剩11名船员。历时近两年的侦办和审理后,11名生存船员被判杀害22名同伴,其中6人判处死刑。《时尚先生Esquire》记者找到了其中第一位刑满释放者,请他讲述了整个故事。 

我们当中的大部分人都过着循规蹈矩的生活,以为别人即使不像自己一样对世界安之若素,也不会离经叛道到哪里去,并在庸常的时日里养成了一种根深蒂固的见解:平平常常是人生的常态。善平平无奇,恶,也大半属于所谓“平庸的恶”。这种观点固然不算错,但需要一点小小的修正。

2015年临近霜降的时候,为了四年前的“鲁荣渔2682号”远洋杀戮事件,我在东北一座小县城的郊外找到了“赵木成”。

为受访者考虑,此为化名。当时的船员赵木成因卷入杀戮事件被“判处有期徒刑四年”,我去找他时他刚好羁押期满。初次见面地点是条寒风吹拂的乡村公路。他不满30岁,面庞粗糙黝黑,眼角耷拉,矮壮的身躯裹在土黄色的夹克里,像是从一百年前的照片里走出来的人,带着那种时不时望向你背后的、犹疑的眼神。他问我,想知道些什么?答案是显而易见的:我想知道人。



“鲁荣渔2682号惨案”在山东威海宣判

“杀人的过程,还有刘贵夺这个人。”我说。

我们在他家乡的柳河堤坝上钓着鱼,就像某种对比和象征——当初把他引向灾祸的正是遥远秘鲁和智利海域的钓鱿作业。他似乎时常感到焦躁,四下无人,仍不时回头、站起,在身后的空地兜转一圈,又坐回去,继续呆呆地盯向水面。

他终于开始向我讲述4年多前的亲身经历。

第一天就发生诡异的事情



曾经“鲁荣渔2682号惨案”轰动一时

“鲁荣渔2682号”接船的第一天,就发生了某种征兆式的事情。赵木成说道。

“第一天出的事就挺诡异的。那时还是11月份,最开始去的一个大师傅(厨师)姓严,他也是大连的,大副找的人,以前在别的船的时候还好好的,那天晚上他们在船上打扑克,我用手机没事看小说,有8 点多钟,那个大师傅就在那儿喊‘杀人了、杀人了’,喊了反正连着作了有10点到12点多吧。在哪个屋都喊,给他那屋好几个人都吓什么了。将近1点的时候,他让船长给叫上去骂了一顿,骂了一顿老实了,在那儿坐着。

快1点左右吧,在那屋待了不一会儿之后自己出去了,我们都以为他去上厕所了,以为他好了。直接跳海里去了。那天正好降温,刮大北风,五六级,在石岛蚧口码头跳下去了,往港口中间游的。我们船就出去找,找了得有半个多小时,天当时黑黑的,中间正好有个站锚的船,发现了给他救上去。

大副当天就给他送家去了,他家人说脑袋多少受过刺激,他妈死的时候受过点刺激,后来告诉回家之后几天就好了,还想上船,最后没用。就换了个大师傅老夏。”

本文作者在这里补充一个事实:后来替换上船的厨师老夏就成了第一个被杀的船员。

“这个事儿确实是挺诡异的。因为是接船的第一天,不是时间长。接船第一天,还没有正式出发,要上物资,机器也得大修一次。”

鞭炮一响,前往秘鲁

“我是崔勇打电话叫去的。崔勇是大连本地人,我跟他关系还行,反正算是比较不错的,以前在同一个饭店干过。当时我在镇上,自己在家弄一个烧烤摊,路边摊,那年夏天一直下雨,不赚什么钱。正好给他打电话,没事闲唠嗑,过两天他又给我打,告诉我有这个活。他当时说工资一年是四万五,完了之后还有提成。

那阵儿我刚处了对象,知道家里条件不好,达不到她的要求,想挣点钱回来,最起码有点资本,所以我想先看看。

之后先让我们办那个海员证,我想想先办吧,反正公司掏一部分钱。一共就上了三天课,考试也是连抄带那啥,基本就给证了。办完之后从大连10月5号去的山东。

当时倒也没什么太大顾虑,唯一是工资。主要当时想挣钱嘛,在陆地上攒不下什么钱,出去吧两年之后最起码,有钱也没处花在那块,还能攒下。想上去挣点钱,完了之后回到陆地上做个小生意。

到公司之后,我们那艘船还在海上没回来,就搁那儿等。船员一共找了33个,最开始是35个人,后来有一些走了,都是因为家里的事,有一个因为他妈是被车刮倒了还是自己摔了,反正胳膊摔断了,家里没人照顾,他下来不干了。

留下来的这些,开船前我都见着了,平时也一块吃饭啥的。没觉着他们怎么,跟我一样,都打工做点小生意。

有个叫项立山的,头发全白了,有50多岁,说他以前弄死过人,打过两回劳改。”

事实上,项立山两次犯罪记录都是盗窃。船上至少有两人有犯罪记录,其中一人曾被判无期徒刑。

33名船员中,除了船长李承权外,管理人员还包括大副付义忠、二副王永波、轮机长温斗、大管轮王延龙等,其他为普通船员。船员主要来自辽宁沈阳、朝阳、丹东、抚顺、大连,吉林长春,内蒙古,山东等地。船员们多数也是亲戚、熟人之间互相邀约,比如温斗与船员温密是叔伯兄弟,二副王永波是船员吴国志妻子的表兄。来自大连的25岁船员王鹏也是受同时学驾驶的“师兄”温斗邀约,抱着到外面闯一闯的念头,不顾家人反对登上“鲁荣渔2682号”。

“还有几个内蒙古人,说话用他们那蒙古语,别人也听不懂。这伙人里面我只认识崔勇。

崔勇在小客运上班的时候,几个人在出租屋打牌,喝酒耍酒疯,把房子一把火点了,后来家里赔了很多钱,他想挣点钱给人还债。他比较大大咧咧,比我稍微高一点,胖乎乎的。

船接着以后,好几天时间一直往上面搬物资,鱼肉米面什么都是公司给,还有那些蔬菜。再就是装灯,钓鱿鱼得靠亮光吸引鱿鱼,船头这块有个杆,上面有个连接,一边一个,上面都挂着灯,一个两千瓦,飞利浦的,有这么粗吧,挂了十几个,人眼睛看时间长了受不了,都流眼泪。


支持

不支持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