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华人时空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华人时空网 首页/新闻 综合新闻 查看内容

中国死敌印度 究竟是怎样个国家? 问题不比中国少

2017-7-16 15:43| 查看: 4| 评论: 0|来自: 多维新闻

中国死敌印度 究竟是怎样个国家? 问题不比中国少

京港台:2017-7-16 12:31| 来源:多维 | 


  

  自2017年6月中印边境局势紧张以来,印度(专题)国防部长一句“现在不是1962年”,引发中国媒体、网民的“热烈反响”——中国更不是1962年。诚然,中印两国都不再是1962年,但在1962年中国战胜印度后长期的心理优势下,中国人习惯性地“蔑视”印度,其结果是中国对于印度的了解,实际上与1962年差别并不大。也有媒体批评中国从未真正了解印度,了解印度的需求,那么这个将中国作为头号假想敌的国家,作为中国“对手”的印度究竟是怎样一个国家?

   印度斯坦与少数民族

  印度是一个多民族国家,是一个人口众多的多民族国家。根据“印度人口时钟”统计,截止2017年7月15日,印度人口为13.45亿。可以预计印度的人口将是印度社会经济等重要指标中最先赶超中国的。

  中国与印度同为多民族国家,但与中国不同的是,印度的主体民族印度斯坦族仅占全国人口的46.3%(注:以下关于印度人口数据,如无特别说明,均为2009年数据),而中国的汉族高达91.51%。印度除印度斯坦族外,尚有10个比较大的少数民族以及无数个小的民族。

  这10个比较大的民族,占印度人口比重虽远不如主体的印度斯坦族,但在印度庞大的人口基数下,这些民族的绝对人口数放在世界任何国家都不可小觑。

  排名前四位的所谓印度“少数民族”,其人口接近1亿,单拎出来都可算是世界人口大国。第1的泰卢固族又称安得拉族,人口1.03亿;第2的孟加拉族,人口9,225万;第3的马地拉族,人口9,105万;第4的泰米尔族,人口8,865万。

  另外6个“少数民族人口也在2,500万到6,000万之间。古吉拉特族:5,510万;坎拿达族:4,630万人;奥里萨族:4,550万;马拉雅拉姆族:4,300万;阿萨姆族:2,995万;旁遮普族:2,755万人。

  与这些人口众多的少数民族相对应的是,上述十大少数民族每一个都拥有一个以本民族为主体的省级政治实体——邦。泰卢固族——安得拉邦(印度第5大邦);孟加拉族——西孟加拉邦(第4大邦);马地拉族——马哈拉施特拉邦(第2大邦);泰米尔族——泰米尔纳德邦(第6大邦);古吉拉特族——古吉拉特邦(第10大邦);坎拿达族——卡拉塔克邦(第9大邦);马拉雅拉姆族——喀拉拉邦(第12大邦);旁遮普族——旁遮普邦(第15大邦);奥里萨族——奥里萨邦(第11大邦);阿萨姆族——阿萨姆邦(第14大邦)。

  反观主体民族印度斯坦族,仅在北方邦(第1大邦)、比哈尔邦(第3大邦)、中央邦(第7大邦)、拉贾斯坦邦(第8大邦)、贾坎德邦(第13大邦)、哈里亚纳邦(第16大邦)、恰蒂斯加尔邦(第17大邦)等9个邦和德里首都区为主体民族。

  也就是说,在印度29个邦中,十大少数民族为主体的邦正好全部位于前15位,占据10个名额,前十名更是占了6个,主体民族印度斯坦族仅占5个。

  十大少数民族虽然总体人口比不上主体民族,但都有自己的一方天地,并不输于主体民族。尤其是在印度的联邦制民主政治下,十大少数民族邦都将本民族语言定为邦的官方语言,卡纳塔克邦、马哈拉施特拉邦甚至宣布在义务教育阶段使用本邦语言。

  可以想见,作为主体民族的印度斯坦族心中应该是郁闷的。

    不平衡的经济

  更郁闷的是,在经济上印度斯坦族落后更多。

  翻看印度地区,很难容易就会发现,印度主体民族印度斯坦族主要分布在恒河流域的平原上,十大少数民族主要分布在印度南部半岛及海边。这样的民族分布正是印度历史的反映,雅利安人的入侵,将原本生活在恒河流域的印度本土民族如泰卢固族、泰米尔族的祖先达罗比荼人,驱赶到南部半岛上。雅利安人取代印度本土民族,在恒河流域演化为印度斯坦族,成为今天印度的主体民族。

  按照传统的观点,恒河流域充沛的水源、肥沃的土地,正是经济发展的绝佳之地。因而,恒河流域成为印度的中心,所谓的印度历史,实际也就是以恒河流域为中心的历史。

  然而,现代文明来源于海洋。伴随西方殖民者而来的现代潮流,首先被南部、靠近海洋的少数民族地区接受,从而在经济上将恒河流域远远抛在身后。用中国类比,海边的各少民族邦就是东部沿岸,恒河流域的印度斯坦民族各邦成为了”内地“。

  经济地理上,通常将印度分为东、南、西、北、中、东北五大区域,以少数民族为主体的南部(泰米尔纳德邦、特仑甘纳邦、喀拉拉邦、卡纳塔克邦)、西部(马哈拉施特拉邦、古吉拉特邦),七个邦的国内生产总值就印度全国的50%以上,可以说是印度经济最为发达的地区。

  根据印度媒体《今日印度》(India Today)的报告,2016年印度国内生产总值为2.45万亿美元,其中有11个邦超过一千亿美元。在这11个邦中,仅北方邦、拉贾斯坦邦、中央邦等3个属印度斯坦族为主体的邦,分列4、7、10。少数民族所属的马哈拉施特拉邦、泰米尔纳德邦、卡纳塔克邦、古吉拉特邦、西孟加拉邦、特仑甘纳邦、喀拉拉邦、安得拉邦分列1、2、3、5、6、8、9、11位,奥里萨邦、旁遮普邦、阿萨姆邦位居15、16、18位。11个少数民族为主体的邦的国内生产总值占印度全国的60%以上。(注:特仑甘纳邦为2014年从安得拉邦析置)

  此外,印度排名前十的大城市中,除首都德里及拉贾斯坦邦的斋浦尔外,孟买、加尔各答、班加罗尔等全部位于十大少数民族邦。

  印度引以为傲的IT产业重镇、”印度的硅谷“班加罗尔,是卡纳塔克邦首府,全国第3大城市、第5大都会区。班加罗尔还是印度的科学研究枢纽,其中的印度科学学院是印度历史最为悠久的大学和研究所,印度的航天研究中心也位于班加罗尔。

  第一大城市孟买,是马哈拉施特拉邦首府,世界排名第6的都会区。这里不仅是印度的经济中心、金融中心还是娱乐中心。印度中央银行——印度储备银行,证券交易所——孟买证券交易所、印度国家证券交易所,印度国家造币厂等都位于孟买,代表印地语电影最高水准的宝莱坞也位于孟买。印度最大的企业集团塔塔集团也发源于孟买,2010至2011年度其收入达到833亿美元,相当于印度国内生产总值的6.14%。孟买一座城市就贡献了印度10%的产业工人、40%的所得税、60%的关税、20%的中央特许权税、40%的对外贸易。

  西孟加拉邦的首府加尔各答,是印度第8大城市、第3大都会区。从1772年到1911年,曾担任英属印度首都长达140年。是印度东部、东北部的商业和金融中心,加尔各答证券交易所是印度第2大交易所。

  第四大城市海得拉巴,曾是安得拉邦首府,特仑甘纳邦分出后为该邦首府,是印度的冬都。第五大城市金奈又称马德拉斯,是泰米尔纳德邦首府,拥有印度第二大IT产业,第一大汽车产业。集中了印度大约49%的汽车配件工业和34%的车辆工业,包揽了印度60%的汽车出口,号称”印度底特律“。

    一股清流

  根据印度国家规划委员会2011年出版的《2011年国家人类发展报告》,除阿萨姆邦、奥里萨邦外,其余9个少数民族邦的人类发展指数都在印度平均水平以上,其中喀拉拉邦与德里国家首都辖区是唯二的两个高人类发展指数地区,旁遮普邦、马哈拉施特拉邦、泰米尔纳德邦、古吉拉特邦属于中等水平。 

  

  印度2011年各邦人类发展指数(图源:维基百科公有领域)

  印度中部以印度斯坦族为主体的各邦一片血红,属于低人类发展水平,北方邦、拉贾斯坦邦、中央邦、贾坎德邦、比哈尔邦、恰蒂斯加尔邦等6个印度斯坦族为主体的大邦全部低于印度平均水平。在这里需要指出的是,2014年中国内地的人类发展指数平均为0.754,印度仅喀拉拉邦的0.79超过;中国最低的西藏为0.6,远高于印度平均水平,仅次于排名第5的旁遮普邦。

  尤其需要指出的是,排名第一的喀拉拉邦可以说是印度的一股”清流“。单就人类发展水平论,2011年的喀拉拉邦就与可与2014年的中国江苏、浙江相媲美。该邦人口密度每平方公里859人,为印度平均水平的3倍,但其人口增长率全印度最低。女男性别比1.084,为印度唯一女性比男性多的邦。2011年,人口识字率高达93.91%,预期寿命74岁,60岁以上人口占11.2%,全印度第一。截至2011年的10年里,该邦人口仅增长了4.9%,同样为印度第一。

   针尖上的莫迪

  综上所述,现代的印度形成了一种很奇怪的场景:主体民族印度斯坦族,占据肥沃的恒河流域,人口、政治上上占据优势,但经济上落后;十大少数民族虽地处南部高原、沿海,人口远不如主体民族,但却经济发达,并且都有以本民族为主体的政治实体。

  主体民族经济比少数民族落后,这一状况在现代民族国家中极少出现。通常经济发展的差异发展到一定程度,就有可能引起种种社会矛盾乃至国家的分裂,如美国的南北战争。因而,如中国就推行西部大开发等,通过转移支付推动落后地区、少数民族地区发展。中国以主体民族支援少数民族发展,名正言顺,印度却需要以少数民族地区支援主体民族发展,可谓有些逆水行舟。

  来自经济发达的古吉拉特邦的现任印度总理莫迪(NarendraModi),其上任以来的所做所为,如推行税改统一税制等,受影响最大的正是经济发达的少数民族为主体的邦。可以说,莫迪的所谓改革是在针尖上跳舞,极易激发这些少数民族邦本就存在的分裂民意,引起社会动荡,如近日西孟加拉邦大吉岭地区就出现了骚乱。

  实际上,印度国内的问题并不比中国少,并且远比中国复杂。莫迪也如中国领导人一样,知道发展是解决印度问题的关键,但当改革在国内难以推进时,也就只能借助外力了。莫迪所谓的“内病外治”的背后,实际是无奈,也是一场赌博。(荏苒 撰写)


支持

不支持

最新评论

关于我们|技术支持|广告联系|手机版| 华人时空

返回顶部